兴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在墙之外 第五十一章 旧情旧怨(下)

发布时间:2019-10-16 09:24:02 编辑:笔名

在墙之外 第五十一章 旧情旧怨(下)

“砰!”

当雀汀峰狠狠踢倒腿边的桌子,将地上的杯子捡起来重重摔下时,躲在角落的两个孩子不禁发起抖来。

“姐……我害怕……”

雀花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叶盛卓搂入怀中:“别怕,别怕……姐姐在……”

叶涵紧盯着雀汀峰,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像挟着闪电的乌云,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雀汀峰,我警告你,不要吓着孩子。”

“哎呦,叶贵人,这么大火气啊。”

一个女人悄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从身后搂住雀汀峰,轻轻吻了吻他的脸。

叶涵的眼睛里明显带着杀意,最终还是被自己忍了下来。

“我孩子身上的伤,你是弄的……”

“您别这么说嘛。”那女人笑了笑:“只是他俩不乖,我就拿鞭子抽了两下而已。”

叶涵咬牙瞪着她,紧握的手已被指甲刺出鲜血,对雀汀峰大吼道:“你就这么喜欢跟她过?!两个孩子都不要了?!”

“不要。”雀汀峰冷冷的回答道。

叶涵呆呆愣了好几秒,难以置信的望着雀汀峰,终于,她最后的忍耐化为乌有,转身从角落拉起两个孩子,甩门而出。

“走,带你俩去叶家。”

雀花暮和叶盛卓紧紧抱住自己的母亲,近几天家里的事情已对他俩造成不少的创伤。

“滴滴滴。”

叶涵口袋中的忽然响起,她拿起,不耐烦的按了接听:“喂?”

“家主……救我们!雀家的人……啊!”

对方不再说话,里传出一阵阵喊杀声,叶涵的瞳孔剧烈颤动着,不自觉从脸庞滑落。

离叶家领地不远,叶涵便捂住了两个孩子的眼睛。她知道,地上的尸横遍野,不是他俩能承受的。

仅是为了那个女人,雀汀峰就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在两个孩子和叶涵的沉默中,忽然听见一阵瑟瑟的响声,是雨点直直的滴落下来,将地面上的鲜血再一次晕染开来,弄脏叶涵优雅的长裙。

“妈妈,到底怎么了……我害怕……”叶盛卓紧紧抓住叶涵的手,眼泪不自觉流出,打湿叶涵的手。

叶涵依旧笑着,眼泪却像久蓄而开闸的水一样涌出来。

她堂堂叶家家主,第一次毫无顾忌的落泪。

但就是哭,可是无声的,她绝不要让两个孩子听见。

“阿卓阿暮都不怕,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好吗……”

从那天以后,氏族集会的名册上,再没有叶家。

————————————————

叶涵一直带着两个孩子独自生活在叶家的领域,她自己开了一个结界,没有任何人可以随意进来。

而对雀花暮和叶盛卓来说,那便是段最黑暗的生活,不能与外界沟通,门外随处可见叶涵匆匆处理掉的尸体,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和腐尸味一直弥漫在空中,渐渐的,两个孩子看见尸体,也开始见怪不怪。而雀花暮,也自己抛弃了“雀”这个姓氏。

不久后,叶涵有了第三个孩子。这是她在雀家藏着掖着好久的秘密,她知道那个女人没有生育能力,知道这件事后,很可能会让雀汀峰做出什么疯子般的举动。

那个孩子很好看,眸子清亮清亮的,很喜欢笑。叶盛卓和叶花暮时不时便去逗那孩子,时不时便会听到他的笑声。那时那个孩子,是让他们感到温暖的唯一的东西。

然而,就算伪装和隐秘做的再好,雀家还是挖地三尺,找到了叶家。

叶花暮和叶盛卓一直都记得那天,突兀的敲门声忽而响起,吓坏了刚刚还在傻笑的婴儿,母亲不顾一切的对他俩大喊,以及倒在血泊中的身影。

而开枪的,正是曾经无比疼爱他们的,亲生父亲。

叶盛卓记得,叶花暮当时毫不犹豫的拉起他的手,不顾一切的从母亲留下的密道逃走,叶盛卓回过头,看见那个恶心的女人,抱起他们的亲弟弟。

孩子已被吓坏,不停哇哇大哭。

为什么……我们偏偏要经历这些?

他俩不停奔跑,雀家的人不停的追,在逃跑的过程中,叶花暮替叶盛卓挡了一颗子弹,正中腹部,不停的流血。叶花暮几次要求叶盛卓放下她赶快跑,叶盛卓做不到。

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暂时的藏身点,姐姐的呼吸已越来越弱,不论自己缠多少层布都无济于事。

叶盛卓也想闭眼了,他们逃了好多天,又累又饿,就这样睡过去,也是不错的选择……

“看起来,你俩需要帮助呢。”

就在叶盛卓一片绝望时,最后的救命稻草出现了。那人身着一身黑袍,眼睛上缠着黑布,颇有仙人的气魄。

叶盛卓已经管不了这人是敌是友,只是点了点头。

那天,墨臣君收留了他俩,他虽极力治疗不省人事的叶花暮,情况却越来越不妙。

“求求您了……救救我姐姐……她是为了救我才伤成那样的……”

听着叶盛卓的苦苦哀求,墨臣君淡淡笑了笑:“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她,但至于用不用,可就得看你了。”

“看……我……?”

“对,你真的想救你姐姐吗?”

“想,当然想!”叶盛卓毫不犹豫。

墨臣君笑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墨臣君的方法走的是很邪门的路子,叶盛卓记得是一种邪术。简单来说,他可以和叶花暮互换灵魂,让自己进入叶花暮的身体。而每次灵魂回归,他都会带走一部分叶花暮的伤口,自己承受的痛苦,确实伤口的千百倍。

靠着这个方法,叶花暮活了下来。劫后余生的二人已不再如以前般单纯

,他俩已经明白,只有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向雀汀峰和秦兰静复仇,救回他们的弟弟。

他俩认墨臣君为师,墨臣君自也能教的都教,在“墙”初步成型时,便将二人带到了墙外。

那时候的雀家,多多少少也都在墙外了,只是那时的墙外和普通都市没什么区别,不过能随意使用异能罢了。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变化。

时机已经成熟,叶盛卓已准备动手,叶花暮因为几年前的伤不能有大动作,只好选择偷偷带回弟弟。

雀汀峰从未想到,当时在他面前逃走的叶盛卓,会如此强大的回来,将当年血染叶家的事情,又再现回来。

最后关头,雀汀峰竟抱住叶盛卓的腿,痛哭流涕的求饶起来:“盛卓,都是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为了秦家的地位勾引我!不是我的错啊!”

叶盛卓一挥手砍了想逃的秦兰静,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抬起手中母亲留给他的唤风铃:

“好梦。”

风刃随着铃铛落下,温热鲜血溅到脸上。叶盛卓不禁用手擦了擦,因为他感到恶心。

更令他感到不舒服的,是角落里的一束目光。

害怕,伤心,憎恨。

充满杀意。

他曾经是他的亲弟弟。

叶盛卓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他的亲弟弟,待在雀家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会乖乖跟着自己回去?

现在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个杀他父母的恶人罢了。

叶盛卓那天没有走过去,也没有杀掉他,只是悄无声息的离开。而偷偷观看一切的叶花暮,对那个目光更是不舒服。

不,应该说是憎恨。那种不明白实情,置身事外的目光。

叶花暮不再拘泥于对这两个人复仇,她想到了更长远的。

毁掉整个雀家。

她又用起了“雀花暮”这个名字,伪装成雀汀峰离家出走的女儿。雀家内部管理散乱,竟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件事的不对劲。

叶花暮编造了自己的身世和故事,与雀昭焱搞好关系,同时,也将雀家的内部调查得清清楚楚。

她第一次与叶盛卓吵架了,她对叶盛卓说,雀昭焱已经不是他们的弟弟了,在雀家这么多年,他的本质也变了。叶盛卓则认为叶花暮的错的,雀昭焱是无辜的。

但越这么想,叶盛卓越是对那天那个目光感到不寒而栗。终于,他与叶花暮站在了一边。

叶花暮命令自己杀掉他,可是他做不到,每次看见那个低着头被欺负都孩子,他便忍不住手软。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人来协助他——night,而那个正是因为那个人,整个事件得以扭曲。也正是因为他,他重新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走回了正轨。

他刻意在目标名单上除掉雀昭焱的名字,让night将他带回,他打算亲手撕碎雀昭焱,将一切终结。

只是他没料到,他低估了那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甚至将他当成亲弟弟。而night,竟也在短短时间内了解了自己的一切,且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那天的杀手是来刺杀night的,night借此机会打破了整个平衡,用自己的死让叶盛卓清醒了些许。

由于又是失败,叶花暮已对叶盛卓没有丝毫信任可言。他俩分道扬镳,叶花暮控制整个雀家,叶盛卓则一边练习用灵力控制凶尸的方法,一边找不知去向的night。

他是死了吧,但为什么他去坟墓前的时候,棺材是空的呢。

他一定没死。

事情过去五年后,叶花暮有找到了他,这一次的理由,叶盛卓没办法拒绝了。

他知道,雀昭焱继承了沐焱,但他不知道,雀昭焱已经练习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你可别忘了,雀家的风术之后胜过叶家一筹,完全是因为雀汀峰偷学了母亲的。而现在,他继承了沐焱,雀家祖传的灵武,难道对你造成的威胁,还会小了吗?”

叶花暮按着叶盛卓的肩,凑在他的耳边,叶盛卓不禁抖了抖,手中的铃铛暗暗握紧。

“要是,他和雀汀峰,变成一样的人,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叶盛卓一瞬间麻木了,答应了叶花暮。

他俩本打算看准时机再出手,雀昭焱却忽然被来历不明的人袭击。叶花暮命令叶盛卓趁机出手,却不料天泽夜会也会窜出来,打乱整个计划。

————————————

“我可没打乱什么计划哦。”天泽夜听到这里,不免耸耸肩,语气忽而凝重起来:“你这一步步棋下的,我可应付不来。”

“哦?夜公子是怎么看出,我在下棋的?”叶花暮坐在山边的石头上,饶有兴致是看着他。

“说起这个,我开始还真觉得是我神经太敏感,现在看来,果然所有巧合都是你设计的啊。”天泽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符纸,随手一扯,就拉成一长段绷带:“可否容我给昭焱包扎伤口的同时,讲讲以我观察下来发现的漏洞?”

“请便。”叶花暮笑答。

天泽夜将已经昏迷的雀昭焱轻轻放在地板上,扯开他被染成红色的衬衫:“那么,我就先从……”

天泽夜沉吟片刻,最后肯定的点点头。

“我就先从,盛卓进攻那天开始讲吧。”

吉林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在
广东治妇科炎症的医院妇科
吉林治白巅风医院
江苏看阳痿大概多少钱
潍坊牛皮癣那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