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青帝 第五百六十九章 善后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2:07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五百六十九章 善后

金玉阁去了北面,叶青靠着法器,慢慢飞遁南归,回到郡西古战场。

这时天已亮了,阳光照落在这片古老高原,隐隐山脉连绵,带着莽莽苍苍的气息,一切都恢复平静。

战后,数万白骨铺在了这片沙场上,由于被外域道人所征,故战死的阴兵和阴将顿时迅速腐化,似过了几十年,只有这白骨留存着。

就算在阳光下,这些不甘的阴气灵雾还在古战场上空,核心数里浓郁到让阳光都无法穿透,早起觅食飞鸟更远远避开这一片。

最中央黑湖上,阴气凝在水中,早晨新鲜空气中,带着一种彻骨寒意,湖畔已没有人族军队停留,他们远远扎营。

有银色英灵军队在巡查,它们对这样浓郁的阴气环境如鱼得水,受到明显增益滋养,在这阴气散去前,就算白天都可在古战场中活动。

在英灵中心,有一处简单的祭坛,叠了数层,挂着二个灯笼,又插着叶家的黑德母旗,和英灵银色旗帜。

魏大将军安座在祭坛上,它心事很重,在灯笼幽暗的光线下只是默默出神,隔着些距离而望,祭坛上黑黢黢,寒气能激得得人一阵阵起栗,唯有大将军本身,笼罩一层金光。

这是它沟通着地脉深处,将自己神力和这一座新的古战场连接。

偶有练气士进入,和英灵交换一些必要的信息,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会在古战场最深处逗留……这里是世界阴面在阳世的显现节点,不折不扣的亡者世界。

生人与亡者相处,就呈现着这样奇怪场面,经历过上次北邙山大战的都已习惯,更别说在下土尸山血海打过一圈回转的老兵,他们现在关注的是休息和调整,平静准备着应对下一次大战。

此役前招募的新兵缺乏见识,虽获胜,还是脸色苍白,张惶互望,肌肉抽搐,两膝微微颤抖,还没有缓过气来。

偶有大胆,颇注意雾气里不时看见的英灵军,穿着雕有符篥的盔甲,不由有些羡慕,却相对平静接受了这些一同奋战过的袍泽,在和敌人打生打死的时确实没多少好计较。

“但是这种传奇唱本中才有的英灵参战,总让人感觉奇迹……”

昏暗古战场外沿,就变明亮,多了人气,大片的营帐,插着子旗,每杆子旗上都有着森严之气。

一队队的兵自营内进出,搬运着伤员,收集着尸体,又有一队队随军跟役,去挑水造饭,喂养马匹。

叶家军一开始就用了正规军法,因此扎营颇有章法,就算战后,都立箭塔巡更,更衬托出军中法度。

修整过的连绵大营、伤兵营、辎重营,一切井然有序,连双方战死者的兵器盔甲都分类收回。

人族兵甲还可视情况修补,阴兵就只能交予英灵吸纳阴气,又将金属回炉重铸,一时间清理一空,只有地面狼藉的碎石和木屑,见证昨夜的血战。

江晨就在大营上巡查,不时关注各处准备,且对周风几个触摸到道禁门槛的同僚说话。

“将是全军之胆,旗是全军之魂。”

“你们或还不能清晰看见,但也应该有感觉了。”

“主公得黑德母旗,目前已解禁,炼成了五德之旗,但各个子旗,还是以黑德第一步。”

“各军子旗能凝聚军气,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域法,这你们都感受到了,但是子旗强弱,还是看军中胜负。”

周风几个都是点首,虽不能清晰望气,但可以朦胧看见,子旗上,一大片灰白气聚集着,又带着丝丝红气,透露着幽深的光。

“本家起于叶家庄,现在转战大小十数次,从未输过,这就是军心士气凝聚之相了。”

“黑德尚水,在阴,又是杀气”

“金德主杀,合乎军阵”

“而赤气是近于火,焚烧四野”

“这都可以作军中主气,你们几位既决定接下晋升兵道真人,就要了解兵家的本源,兵家和上面三德关联很深,但又以体制主体的修行道路。”

“你们要谨记,我们道路不同于主公,区别不在于德行,而在于体制主体的本质所在。”

“诸侯道路也有战争,但更重视和平时的蓄养……而军队是体制中最剑走偏锋的极端,对这种用胜利滋养的体制来说,它的生命总是从一场战争奔向新一场战争,而暂时的和平不如说是新一场战争的准备期,你们看那面……”

远处地面正一阵土石翻滚

,传来专门的钻井法阵在工作声音,术师分析了阵势而按图索骥,把敌人过去埋藏地下的外域阵盘被一个个翻了出来,而重新埋入自家事先准备的阵盘。

这是个需要人手和精力的工作,就是在伤兵营治疗基本完成,才按计划做这个后续事项,当一丝丝节点的光亮升起,古战场的控制权就彻底掌握在了手中。

“现在我们做好了准备,敌人想要再次争夺就格外困难,要和昨夜金玉阁一样直接乘虚落在主阵眼才能完……这些是主公的习惯,不得不说最近主公修为提高,连带着我们的能力都是大增。”

“使叶家减免风险,提高收益,实际就是将这一部分任务移交给了我们,赏罚中除了政绩、军功以外,日常的考核部分许多就是据此而来。这些既定规则的维护,就是我们做臣下的了……”

江晨说着,见周风和江鹏若有所悟,而洪舟几个粗豪点的将领听得瞪眼,就于脆转到他们更感兴趣的话题上。

“总之就是一句话,你们身为各营主将,在个人修行的前提下,要多维护子旗,多打胜仗,主公赏赐会增益我们的修行,最后和军队合一,突破兵道真人的机会就大了许多。”

“嗨江统领你早说啊,不就是主公吃肉,我们喝汤么”洪舟哈哈大笑,发现自己的智慧觉悟又高一层。

这时,几道遁光北面向大营主帐而来,青色遁光中途脱离开,落在众人面前,显出叶青的身影,神色显得心情不错。

“主公”众人急忙行礼

叶青笑着让大家起身,先不说话,看向大营,由于又一次辉煌胜利,虽将士疲惫不堪,但军容军气还在,杀气凝重,又多些了些精锐,心里自是高兴。

江晨知道叶青此去的战略目的,见主公回来,相对预计里迟了不少,又不见了金玉阁,不由担心的问:“主公,您没有事吧?可有截住贼首?”

叶青摆摆手:“截杀了,掌水使已过去北面山口察看,我感觉那面有点事……她回来了,我们就讨论修正下一步方案。”

他说到这里,突转首看了看。

远处烟尘喧嚣,络绎到来的一支世家军队,为首打着李字旗号。

“班安县李家?”叶青有些皱眉,前世印象里这家伙并不怎么样,身死族灭的结果,当下摇摇首:“让人去看看。”

“纪先生已经过去看了。”江晨说着。

远处,果有十余骑过去交涉,很快就归返,这是纪才竹的于脆风格。

叶青就停下,等纪才竹过来就问:“他们怎么说?”

“是班安县过来二千步骑支援,以李家为首的一些世家循着下土关系,李云镇递的道刺是说来拜见盟主,附灵池真人少寒子的拜帖还说主公故识。”纪才竹说到这里,有意顿了下,看向叶青。

“故识少寒子?”叶青一脸莫名奇妙,想了想一直回忆向前世,都没有着印象,就奇怪了――自己前世算是和郡里不少真人做过战友,都没记得郡里有这家伙,怎么就成故识了?

纪才竹就心里有数了,补充着说:“少寒门门主,夏初道门的一次修士会上,主公以进士身份,参与与会,或许就有见过……少寒门算是依附郡望李家的小仙门,近闻已经考核不及格,不过道门那边消息还没传出来,是云水宗上次情报交换时透露……”

“哦,还有,这批人是自东北面过来,张统领率骑兵追击,曾闻这些家伙想跑来抢功,路上行军经过一片森林没有防备,差点被一千逃窜的阴骑给端了

纪才竹见众人脸色怪异,就稍微解释一下:“咳,据说都是新兵的缘故,老兵都给班安县令俞帆带走了。”

“请他们先等着。”叶青摆摆手,暂时没空搭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家伙……虽是新兵,总归郡望组织,居被窜逃中的小股阴骑碾压了,能再无能点么?

“待我看一下战报……”

一行文武入了主帐,此时没有术师团的事项,芊芊和曹白静这正副团长归返,就都没有再露面。

江晨汇报上来一份详细损失名单:“整个联军死伤六千七百人,其中轻伤三千六百人,重伤两千人,这些伤情,受到术师治疗的话,基本可稳定下来,但直接战死一千八百四十二人。”

说到这里,江晨一脸痛惜。

叶青手按在这份薄薄的报告上,简单粗糙一张纸面,捏在手里却似被鲜血浸透一样湿滑。

叶青呆坐着不言语,这是起兵以来最大的伤亡了,良久,才从忡怔中清醒过来,说着:“让攻守同盟的家君,都过来听听吧……”

“是”纪才竹出去。

江苏妇科
伊春治疗癫痫病方法
贵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江苏妇科医院
伊春治疗癫痫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