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血火天衣 第242章 断恶之牙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9:50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242章 断恶之牙

几盏鬼火般的灯下,映出了一个满脸是血的苍老面孔,那是个足有六七十岁的老年男性,脸上的沟壑足以说明他的一生尝尽了风霜,

这样一个老人,本不应该半夜三更前往这阴森森的神龛之前,

“听闻……这里有侠士,专门为人伸冤……”

身子虚弱得有如风中残烛的老人扑通一声跪在神龛之前,老泪横流,仿佛心中有说不完的痛苦,

夜风好像比刚才更硬了,吹得老人几乎抬不起花白的头,伏在坑坑洼洼的地上不住颤抖,

“你的冤屈,说出來听听,”

忽然,一盏灯笼剧烈地闪了闪,随风一起飘來的还有鬼魅般的声音,

这个声音也传到了远处的仇无衣耳中,为了表示对主人的尊重,他已经和谢凝达成了一致,在事件完结之前不再前进一步,

“以这个声音的能力,完全可以不让我们听到,”

谢凝将自己的声音压到了最低,

“或许是友善的意思,”

仇无衣点头应道,二人也回归了沉默,

跪伏在地上的老人又惊又怕地抬起头來,左顾右盼,看不到半个人影,

“说出來吧,你的冤屈,”

神秘的声音似乎变得柔和了些,但依然无法判断是从哪个方向传來的,更不知道是男是女,甚至是否人类都未可知,

“呜呜……我,我本來个外來人,听说这里日子过得像神仙一样,才变卖了家产,來到了这儿……”

抽泣的老人断断续续地道出了他的经历,

他本來是个农民,家乡略有些产业,听说永国各种好,正好他沒有儿女,老伴也去世,于是就倾尽家产买到了正式入境的名额,

事实上他的日子过的的确不错,有自己的房子,也有每个月发下的救济金,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仅过的比原來好,甚至每个月还有积蓄,以他的话來讲,就是像神仙一样,

与他同住的还有七八个境遇相似的老人,也不要求获得天衣,就是为了养老而來,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幸福日子,

但这种微小的幸福很快就被打破了,有个叫元阿大的恶霸,深受这一片管辖区巡查所的巡查长信赖,谋了一个巡查的差事,不知要做什么,就看上了这一条街,并且开始用各种方法威逼居民搬家,

对一般市民,元阿大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因为他多少有点势力,所以绝大多数人经不起惊吓,也就申请搬家了,甚至这个元阿大把搬迁的地方都事先准备了出來,是以沒闹出什么事,

可是对于这几个老人,元阿大就动了歪心思,

也是正巧,老人们住的地方十分偏僻,结果元阿大就趁着夜深,带着两个手下杀了过來,最后只有这个老人藏在垃圾堆里才逃脱,

一开始老人是想报官的,想不到巡查长先下手为强,把这个老人诬陷成了杀人凶手并四处通缉,当时元阿大做得也算干净,沒有露出狐狸尾巴,而且一群沒什么存在感的老人,也沒谁关注他们的死活,

这个幸存的老人走投无路之际,突然听到了几个人“无意”在谈论替人报仇伸冤的隐侠的事情,于是就辗转來到了这地狱的三岔路,

仇无衣的脸深深地埋进了颈部围着的披风之中,焦热的呼吸通过喉咙,炙得嘴唇焦热如火,

谢凝也一直不发一言,挂着冰霜的脸已经完全冻结,沒有任何的表情变化,连呼吸都透着一股阴寒,

这样的事情,不能说意外,甚至可以说十分正常,每个国家,每个城市,甚至每天都在发生,

但这不代表人不会因此而愤怒,

仇无衣很想知道这些人给出的答案,

“大侠……我一个老头儿,已经活不了几天了,倒是不怕死,可是我那几个老哥哥死得冤枉啊……咳咳咳……我这几天,夜夜都梦见老哥哥们围着我哭,我说咱们干脆直接去那边见面吧,他们说不行,要我好好活着……好不容易捡來的命……不能……不能就这么丢了……”

说着,老人佝偻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心中的重压,嚎哭着扑倒在地,久久无法起身,

仇无衣的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手掌的肉中,挥动巨斧也毫不吃力的双腕不由自主地抖动个不停,

“大侠……我已经……已经沒有什么财物了……这是我最后的几个钱……求你们……求你们一定替我杀了这群畜生啊……”

哭了半响,老人似乎恢复了几分精神,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包,粗糙的老手将布包宝贝地打开,两手托起,虔诚地放在了神龛之上,

布包里只有一枚金币,另有十几枚脏污的银币,甚至还有七八个连仇无衣都好久沒见过的铜板,现在街上的东西大多以银币论价,已经很少见到铜板这种东西了,

这么一点点钱,如果要买凶杀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风中沒有传來声音,似乎那边的人也在犹豫,老人愣了半响,两行老泪再度夺眶而出,

“买命钱是五枚铜板,放在那儿,剩下的钱,请你拿回去谋个生路吧,”

神秘的声音就在老人失望的时候响起,仇无衣的双眼从阴影之中抬起,闪烁着惊异的光芒,

“大侠……我苟活到今天,已经沒有想活下去的意思了……今天听到了你亲口一诺,我也能安安稳稳的去死……”

老人笑着扬起了头,泪痕在风吹之下迅速干涸,身子突然一屈,倒在了神龛之前,胸口迅速渗出一片殷红,

“心脏已经贯穿,一个普通人,救不过來的,”

谢凝拉住了正要冲出去的仇无衣,淡漠地看了一眼将匕首插入自己胸膛的老人,

“可是……”

仇无衣伸出去的那只手僵在了空中,被谢凝冰冷的五指从一旁死死地抓住了手腕,

“不想面对现实吗,”

“是啊……”

仇无衣苦涩地笑了笑,抽回伸出的右手,失落地沉默了,

“客人,今日所见的情形,似乎客人无法冷静应对,我的友人建议二位客人今日先回去冷静一下,待几日之后二位通过了天地激斗大会的预赛,我们自然会主动上门,”

神秘声音沒有因为老人的死而发生变化,却对仇无衣与谢凝似乎无所不知,直接提及了关于天地激斗大会的事情,

“我明白了,多有打扰,告辞,”

仇无衣长叹一声,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转身就走,

“劳烦你替我问好,虽然他可能不在意,但这是晚辈的本分,”

谢凝意味深长地对神秘声音说了一句话,随着仇无衣的背影消失在拂晓之中,

地狱的三岔路口重新归于寂静,只有一句苍老而倔强的尸体伏在神龛之前,而神龛之上,布包中的铜板正正好好消失了五枚,

冷风席卷而过,吹不起半点沙尘,笼罩在夜空的阴云忽散,一轮明月高悬在遥远的空中,洒下冰冷却足以照亮道路的光芒,

看似无人的废屋四角同时燃起了微小的灯火,昏暗的光芒映出五个姿态不同的背影,

“摆摊的,你这次叫外人过來,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披散长发的彪形大汉盘腿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抬起了头,言语之中满是怀疑,

“那两个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如虎添翼,画画的

,你也别那么小心眼,”

翘着脚坐在椅子上的纤细影子显现出谢岚的真容,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指尖上一根汤匙不住旋转着,

“切,又是你那些同行么,”

画画的大汉哼了一声,自以为理解了谢岚的意思,

“要杀的有,,七星街的元阿大,手下打手黑瞎子,狐狸阿六,第三十八巡查所副手李天德,还有,李天德的叔叔,巡查长李万晓,”

昏黄摇曳的灯光之下,抱着奇形古琴的少女将一枚枚铜板排在桌案上,僻静酒馆的乐师摇身一变,变成了深夜中的利刃,

“收了,”

画画的大汉起身抓起一枚铜板抛了抛,捏在掌心,

“我的,”

谢岚从椅子上跃起,指尖的汤匙一挑,将铜板舀了起來,一把捏住,转瞬之间就沒了踪影,

“还有我,”

角落里走出一个身材不高,却肌肉结实的俊秀少年,肤色黝黑,赫然就是时常出入酒馆讨好阿萌的少年阿力,

阿力却拿起了两枚铜板,将一枚交给尚在阴影中的最后一人,

阿萌将最后一枚铜板拈起,放入了怀中,

“切,这么有钱的大少爷,为了一枚铜板杀人,这世道也该完了,”

画画的大汉尖刻地笑着,摇头不已,

“是啊,区区一枚铜板已经什么都买不到……可是上面的冤屈和鲜血实在是太沉了,压得我直不起腰啊,”

最后的影子潇洒地走出了黑暗,纤白如玉,从不沾染阳春水的五指握着锈迹斑斑的铜板,手指上足足戴了八枚巨大的戒指,

与桃花完全相同颜色的鲜艳长衫,精致得令人惊叹的俊美容颜,赫然就是那慷慨而又豪爽的富商天九,

“哼,我就讨厌你们这种读过书的人,”

画画的大汉把铜板塞入腰间,踢开大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阿力,咱们也走,”

天九向立在屋中的阿萌笑了笑以示告别,长袖在风中飘舞不停,与阿力一起迎着月光快步远去,两个影子宛如深夜中猎食的恶狼,露出狰狞的獠牙,

獠牙,即将撕裂恶人的咽喉,

南通治疗牛皮癣费用
宁夏治疗阴道炎医院
广东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南通治疗牛皮癣医院
宁夏治疗月经不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