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皇极至尊 第三百零二章 密见孙世莱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8:48 编辑:笔名

皇极至尊 第三百零二章 密见孙世莱

东平国,王宫。

国君陈明达挥退太监和侍女,偌大的宫殿只剩他和孙成文二人。

就算是这样,孙成文还是压低声音说:“殿,派去帝都的人回来了,什么消息都没能查出来。”

陈明达一愣:“怎么会这样?”

孙成文苦笑着说:“非但没打听出叶云扬回去的目的,就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咱们的人饭桶,而是皇帝令保密,很多一品大员都不知道内情。”

“到底是什么大事,居然连朝廷大员们都不知道。”陈明达的皱着眉头说:“要真是这样的话,应该跟咱们无关吧。”

孙成文也是这么想的,削藩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如果真是为了对付东平国,根本没必要搞出这么大的阵仗,以帝国的实力和皇帝的手段,搞定东平国就好比踩死一只蚂蚁。

“叶云扬和东方平泰还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陈明达沉声问。

孙成文摇摇头,他派去的人根本没机会见到这两个人,丁点儿消息都没打听出来。

陈明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老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可现在的情况是自己在明对方在暗,都不知道人家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如何做到见招拆招。

……

丰林派,掌门人吴清林的书房。

古书共有三十页,去掉封面和封底各一页,有字的内容是二十八页,计三百九十七个字。

叶云扬破译了其中的三百零二个字,剩余九十五个,他正在把所有的字临摹来,以便随时进行研究。

史风华面带笑容,跟两位师叔说:“小师叔果然厉害,居然认识四分之三的古文,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把古书读通。”

二师叔点头说:“没错,如果能解开古人的修炼方法,对当今的武修界一定能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三师叔语带激动的说:“到那时,咱们丰林派的名头将响彻整个圣天大陆,门派中兴有望。”

吴清林一直陪在叶云扬身边,他清楚听到两位师弟和徒弟的对话,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露出微笑。

叶云扬一丝不苟的将古文全部描来,仔细对照确认无误,这才长出一口气,抬头看见外面天色已晚,便说:“各位,很晚了,我该走了。”

“别啊,都到饭点儿了,吃了饭再走。”吴清林一本正经的说:“今天是小师弟拜在咱们丰林派的第一天,怎么着也的喝顿入门酒。咱们门派虽然没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不济也有三个封号国师和七个国师撑门面,这顿酒必须办的场面一些。”

史风华附和:“没错,咱们得让全帝都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叶云扬苦笑,说:“各位的心意我领了,你们用计把我拉进丰林派,目的是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搞的那么麻烦。以后但凡能帮上忙的地方,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你们可以放一百个心,我在东平国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必须马上赶回去,这顿酒就不喝了。”

吴清林面皮微红,既然叶云扬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强留他吃饭是没有好处的,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点头说:“既然小师弟执意要走,而且又是身负皇命,师兄就不留你了。致远,以后你就跟着小师叔,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他要是少一根毫毛,为师拿你是问!”

郑致远上前一步,抱拳道:“徒儿得令,一定保证小师叔的安全,谁要是想对他不利,除非先杀了我。”

这师徒俩,根本都不征求叶云扬的意见,就把事情给定来了,而且郑致远是出于真心的想要跟着他,并没有任何的做作表情。

也好,有个不要工钱的金身境高手跟着,最起码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可以放开手脚做事。

他点头答应了:“那好吧,你暗中保护我就行了,没必要时时刻刻跟着我。”

暗中保护有诸多好处,首先不用担心被朝堂上的那帮御史言官参奏,说他摆谱儿,区区一个南山郡公,何德何能受到国师级别的武者保护;其次,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一旦对手知道有这么厉害的人保护他,肯定会做出一些针对性的动作,使这种优势荡然无存。

“师侄遵命。”郑致远正色道。

半个小时后,一架中型飞翼离开帝都,戴经纬负责驾驶,载着叶云扬东方平泰和东方伊雪三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降落在距离东平国三百里远的地方,换乘普通的马车,悄悄赶回国都城。

第二天清晨,马车顺利进入城门,停在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门前,经过简单易容的四人住进客栈,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吃过早饭之后,叶云扬去往国都学院附近,登上一家茶馆的三楼,推开左边包间的门,孙世莱马上站起,对着他抱拳:“叶公子。”

他点点头,问:“没人跟着你吧?”

“没有

,不惜杀掉大哥和父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她手,她只有靠着孙家这颗大树,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叶云扬很有深意的一笑:“既然人家愿意送上门儿来,你还客气什么。”

孙世莱脸一红:“这样不合适吧,世人皆知她曾经是孙世元的恋人,我跟她搞在一起,会被人说闲话的。”

“怕什么,有便宜不占是个傻蛋。”叶云扬笑的更有深意了,说:“陈孤荷这种女人,弑父杀兄的事情都敢做,受一些惩罚是应该的,你就当是替天行道。她现在算是被逼上绝路的人,你把她搞上床,她才会对你死心塌地。”

陈世莱沉吟片刻,点头说:“既然公子这样交代,小的照做就是了,我虽然出身卑微,但本质上是不喜欢这种女孩子的。”

“逢场作戏而已,等到事情结束的那一刻,把她一脚踹开,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怜悯。”叶云扬语气轻松的说。

关于接来的任务,叶云扬如是布置:密切关注孙家父子的动向,以及整个计划的细节,加快速度搞定陈孤荷,探知她毒的具体时间。

于此同时,陈孤荷接过三哥陈孤柏递过来的毒药,那是一枚造型别致的戒指,内侧中空,藏有一颗芝麻粒大小的毒丸。

陈孤骏指着戒指侧面的一个小按钮,说:“只要轻轻一按,毒丸就会从里面掉来,明天中午国君要宴请大臣们吃饭,你可以趁机向他敬酒,将毒丸投入酒杯中。”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毒,我还有活路吗?”陈孤荷瞪着眼睛说。

“放心,毒丸遇酒即化,无色无味,毒药不会当场发作,他会在晚上熟睡的时候毒发,至少要到明早才会被人发现。”陈孤骏的笑容异常冰冷:“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兑现,只要我顺利登上王位,第一件事就是封给你一座县城,并且给让你推荐两个自己的手当郡守。”

一个县做封地,加上掌控两个郡的政务,这对于她来说,算是天大的诱-惑。按照王室的传统,公主出嫁之后最多赏赐一个乡镇作为封地,而且是死后随即收回国有的那种。

陈孤荷深吸一口气,将戒指握在手心,说:“那就明天中午见分晓吧,希望王兄不要食言,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先回国学院了。”

陈孤柏点头:“去吧,别忘了跟孙世莱走的近一些,接来我还要靠他们孙家稳固王位呢。”

陈孤荷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转身离去。

揭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铜川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治疗睾丸炎费用
揭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铜川治疗宫颈糜烂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