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雀巢小說第五日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2:56 编辑:笔名

  这年头,穷人有穷人的苦恼,富人有富人的苦恼

  秦易泉是个富人,在这巴掌大的工业小城里,他也算得上是商业界里的巨头了,而且年纪轻轻,二十八岁就成了董事长

  可是他竟然觉得生活不如意了,这么好的条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他苦恼些什么呢他一个“黄金圣男”,虽说父母早亡,家中除了一个不怎么争气的弟弟再无旁人大概想找个老婆吧,平日里身边这么多女人,却没有一个是让他愿意拿来作为老婆用的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让他不痛快可他就是有了苦恼

  秦易泉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他想换个活法,哪怕只有两三天呢,只要让他心里爽一下,他想

  这样的机会很快就来了,当然,这机会是他自己创造,绝非坐等而来

  城外有个叫聚宝坡的村子,村里有个名叫贾二牛的小伙子,竟长得跟秦易泉极像,直如一个印刷版本

  秦易泉让司机小钱开车把自己送到聚宝坡,将贾二牛送到了自己公司,他俩换位了

  秦易泉穿上贾二牛的衣服,开始了他全新的生活——放羊他于这一行全然不懂,好在那些羊儿只认衣服不认人,跟着贾二牛的衣褂,倒也老实只是秦易泉在一大群羊的簇拥之下有点不知所措,他本是想来找清净的,现在却要放羊他闲溜了一圈,并未经过一处草叶丰美之地,一直到下午回去,羊儿都没吃饱

  贾二牛的娘见了,气运丹田,吼道:“二牛,你个憨货,放了一天,你看羊儿的肚子,都他妈瘪着呢”

  秦易泉不敢争辩,低头听着,直到吃过晚饭、睡觉,他都没敢吱声贾二牛的娘依旧喋喋不休,但是他的爹没说话

  秦易泉改头换面的第一天并不爽,他想不如第二天就回去吧,挺没意思的有钱的人都这样,想一出是一出,总以为自己付得起账幸好他留下了,吃过早饭,找个僻静的角落给小钱打了,小钱一通答应,爽快地挂了

  等到日上三竿,都没见小钱的影子贾二牛的娘又在催他:“二牛,还不放羊去,饿死了它,拿什么给你娶媳妇、生娃”

  秦易泉没搭理她,她又喊:“快去啊,你个憨货”

  “你才憨货,看准了,谁是你儿子”秦易泉突然不想装了

  贾二牛的娘不提防有这一出,一下子被震住,脸色顿时由高原红转成了猪肝紫她忽然连骂带砸,好一阵挥舞了手中的扫帚,“反了你个兔崽子”

  秦易泉觉得犯不上和这疯女人较劲,反正小钱还没到,索性领了一群羊去村口等着这样,他便带领羊群出来了,身后尚传来二牛娘的喝骂声

  从中午到下午,秦易泉一直蹲在村口的老树下,羊群饿得受不了,各自散开去找草吃了奇怪,明明答应了马上来,怎么回事秦易泉又拨了一个,却传来“已停机”的声音,他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贾二牛的爹娘从村子里找了来,见了他自然又是一阵臭骂,好歹三人撵了羊群又回去了

  这一晚,秦易泉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听见隔壁贾二牛的爹娘在说话

  “孩儿他娘,过两天把咱娃的事给办了吧”

  “急啥”

  “咱家二牛不识字,又这么大了,再拖下去有个啥意思”

  “那就办了吧,只是酒席的事要跟人姑娘家商量着来”

  “我也这么想”

  “你看咱家二牛这两天白净了不少”

  “可不是,我见着也比以前好看,就只还是那个憨劲儿”

  秦易泉大概听出了其中意思,心里一惊,暗想若是再不走,怕是走不掉了他等隔壁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又听见传来打鼾声,这才偷偷下床,顺便满屋找了一遍,摸到250块钱,带了,翻出院墙,跑了

  渴盼已久的新生活,仅仅两天便告结束,迎着第三日的朝阳秦易泉又置身于这座属于他的城市了,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贾二牛的灰绿衣褂和城市的惨白极不相称,于是,他赶紧向自己的家走去他累极了,很想先休息

  到了门口,秦易泉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再一看,觉得连门也不是以前的了他还以为走错了门,可是看看周围、楼牌,确是自己的家,他觉得有些不妙,立马转身去了公司

  公司的人都拿眼瞅他,但没有一个上来打招呼的他便径直去了自己的办公室,推门而入,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正坐在自己的座椅上

  “贾二牛,这是怎么回事”秦易泉吼道

  “这位先生,请冷静些,”贾二牛不急不缓道,“敝人秦氏公司董事长秦易泉,您是”

  “别他妈装蒜,老子才是秦易泉”他这会儿已顾不得形象了

  公司的员工都凑过来看热闹,全不知道底细,但觉好似演着一出真假猴王的戏正僵着,人群中走出一人来,是小钱秦易泉见了,就要拉他,“小钱来得正好,你告诉大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钱从他身边一晃而过,径直来到贾二牛身边,说,“我们秦董一直在这,有什么可说的你是哪来的,再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了”

  秦易泉一怔,气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小钱说完话便要走,经过秦易泉身边,悄悄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秦董,我给你开了两年车,工资一直没动,可是这个月开始,我的工资涨了,而且涨了一倍”

  秦易泉明白过来,喊道,“我给你涨工资,我给你涨”小钱没加理会,径自走了

  秦易泉不甘心,他忽然又想起一人来,这人必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那就是小季小季是秦易泉的秘书,他曾送她钻戒,二人关系可见一斑秦易泉想到这里就叫喊起来,不一会儿,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从秘书办公室摆出来

  “小季,你来,告诉他们,我是真的秦易泉”

  “哟,您这位可真行,连我们秦董都要冒充啊”那女人张开血盆大口吐出这么一句话

  “小季,是我,易泉啊,你看看,我手腕上还有你咬的牙印呢”秦易泉说着就要挽袖子

  “呸,你什么东西,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保安,保安,把这疯子轰出去”

  秦易泉就这么给轰出来了,没有一个人给他说情,更没有一个人肯相信他,他就这样给人扔在了大街上这会儿就是去派出所调档案、去医院验血都没用了,他想,那伙**肯定都串通好了的

  秦易泉在大街上游逛了一个多小时,他没有地方可去,都不认他了,还能去找谁呢?他忽然想到自己的弟弟秦易城,这个整日里不务正业的家伙,虽然除了吃喝嫖赌什么也不会,他以前也不怎么待见,可说到底却始终是自己的亲弟弟,应该不会也不认他了吧他想着,就来到了秦易城的家门前,门锁着,他拨了秦易城的,关机了,他就在门口坐等着一会儿来了一老太太,打门口经过,见了秦易泉就说:“你等人呐这家主人最近几天都没回来,你还是别等了”老太太说完就走,仅留给秦易泉一个矮矮的背影,真没想到,老太太的腿脚这么利落

  城市的夜晚很有一些凉意,秦易泉又在大街上游逛了,忽然来了一条短信,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惦记着他他打开来看,是小季发来的,他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激动

  “秦易泉,你还想回来吗别作梦了,我和你上床,除了拿到钱的那一瞬,无时无刻不是在煎熬和他上床才真叫一种享受,他才是个男人,你,永远也别回来了”

  秦易泉看完怔了十几秒,啪的一声把摔在水泥地上,臭**,他忿忿地骂道

  好在当初从聚宝坡跑出来时拿的250块钱还没花完,挨到又一天,秦易泉思索着怎么给自己讨个公道他低着头溜达,迎面差点撞到一个人,他惊了一下,躲开后赶忙向那人道歉,抬头看时却是欣喜异常,那人正是自己的弟弟秦易城

  “兄弟,可找到你了”秦易泉激动着说

  那人瞪了眼看看秦易泉,说:“你谁啊”

  “易城,我是你哥,秦易泉啊”

  “老子叫汪名正,谁是你弟啊”

  果然,连他也不认我了,秦易泉这样想

  “你还记恨上次哥没给你钱啊,哥也是为你好,你老这样赌,终究不是回事要是这样,你跟我走,钱,我给你,想要多少给多少”说着把兜里剩下的一百块钱递给他

  那人撇撇嘴,眨巴眨巴眼,跟在秦易泉屁股后边走了

  秦易泉这一次站到公司里有了底气,他没进办公室,直接在大厅里跟贾二牛对上了阵

  贾二牛见了这阵势并不着慌,也不说话,他打算以静制动秦易泉拉过一人来,说:“大家都认识这位吧,我弟弟,秦易城,他可以证实我的身份”说完就看着那人,等着他开口说话

  那人却并不理会,只是伸手等着,秦易泉暗骂,没心肝的东西,可是自己兜里已经空了贾二牛看了,一笑,说,“没招了,我看你还是走吧”

  “我要钱”那人依然傻傻的说

  这次没等秦易泉开口,贾二牛先说了话,“钱,钱,钱,就知道钱,你就不是我兄弟,要钱自己去挣,你这窝囊废”那人被他一骂,不敢吱声,站在那里不说话了

  “这才是真的秦董”,周围的人都这么说

  秦易泉自是不甘心,依旧耗在那里,结局是又一次给保安轰出来,还有他的弟弟,两人站在公司大楼的门口,秦易泉愤愤地骂着,没注意身边又多了两人,是贾二牛的爹娘,秦易泉心里一惊,暗叫不好

  很明显他们是来找人的,因为贾二牛是偷偷地跑了出来,所以他们便也来找,只是碰巧在这里见着了秦易泉稳了稳气息,对贾二牛的爹说:“老先生,我也不瞒您了,其实,您儿子这会儿就在我的办公室里,当初是我要和他换着体验一下生活的,没想到,他现在占了我的位子,不想回去了,您可是能认得出自己的儿子吧”

  老头没说话,定了定神,跟在秦易泉身后进了公司这一次,看热闹的人更多了,像看耍猴一般秦易泉和贾二牛站在一处,贾二牛的爹娘傻了眼,一下子多出来一个儿子来,老两口怎么受得了,只能干瞪眼罢了

  秦易泉带来的那个弟弟却开了口,“脱了衣服验一验嘛”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大家都点头称是,然而秦易泉却不愿意,他是个很注重体面的人,脱了衣服让别人看,他可不能接受,贾二牛自是也不同意,扭头去了厕所,秦易泉似乎也有了尿意,跟着去了,另外还有两个人倒像是很有组织纪律性嘛尿尿也要团队作业

  贾二牛和另两个员工站在小便池边上,只有秦易泉进了蹲坑,那两个员工对视了一眼,没说话这时候,贾二牛防了一个极响的屁,他提起裤子,要走了里面的秦易泉好半天没完事,又忽然传来断断续续几声轻微的屁响,那两个员工喊道:“这才是我们的秦董,原先那个是假的”他们一边喊着一边冲了出去,同时又在叫喊,“我们秦董放屁向来是又轻又长的,从没这么响过”

  贾二牛被他的爹娘带了回去,又开始放他的羊了而秦易泉终于做回了自己,现在,他又是秦氏公司的董事长了

  秦易城进了秦易泉的办公室,没敢坐下,站在那里问:“我要钱”

  秦易泉不耐烦了,只是还没等到他说话,从外边进来几个穿白大褂的人,领头一个中年男人说,“秦董,不好意思,没跟您打招呼就进来了不过我们也是担心您的安全,我们医院有个叫汪名正的精神病患者,不知怎么,有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两个人竟然弄混了,我们得到消息 说是在您这里呢,现在要带他回去验证一下”

  秦易泉呆了半天没说出话来,那伙人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他幽幽的想到,这是自己改变生活的第五日了

  共 41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很有意思,真是真假猴王难辨,最后一屁定出真身来,荒唐至极,可笑至极借基本等同的臭皮囊身份对换,这样题材的小说见过几次,其中有许多 学问 可做由于身份的悬殊,对调后剧情会“精彩分层”作者这篇这个矛盾框架都有,放牛娃董事长的身份也够吸引眼球,身份转变容易归回却难,这是本小说的重点所在只是“事件”不够丰满,还有更大的填充空间结尾处理很巧妙,又出来了对真假难辨的猴王,讽刺意味增强:梁争

  1楼文友:- 0 08: 8:21 穷人富人身份的互换会有小品般的热闹好看作者最后是以一屁验真身真是别出心裁的设计这处应有掌声

  回复1楼文友:- 0 12: 6:01 近期会有大批早期练手的稿子砸上来都不打算修改,保留原貌,哈哈

低血压能吃参松养心胶囊吗
灯盏花的药用功效与作用
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怎样改变o型腿型